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娱乐

筐篼文学断剑微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5:25

山顶的风,呼啦啦地吹着,枯草倾倒顺从地匍匐在地,我,盘腿而坐,衣袂飘动,断剑横在腿上,旁边一座新垒起的坟。从没有过的孤独感袭上心头,高处不胜寒啊!放眼四周,一片荒凉萧飒。  这不是冬天,冬天有雪,雪覆盖的下面至少让人感觉还有蠢蠢欲动的希望,这是在深秋,只有荒凉萧飒的景象,透出一种让人窒息的绝望,是的,是绝望!还有什么不绝望呢?  十年前,我十八岁,小师妹十七岁,我们青梅竹马,是师父小的弟子,也是有慧根喜爱的弟子,跟随师父、师兄和师姐们在深山中苦练了七年的武功。  一日,师父把我和师妹叫到跟前,说要带我们到江湖上去历练下,我和师妹听了都欢呼雀跃地,曾经无数次一起练剑的时候,我和师妹都憧憬着外面的江湖,仗剑天涯,除暴扶弱,做一对神仙般的侠侣。  下山后,一月余,在客栈中,我和师父、小师妹吃饭,我和师妹说笑着,而正是师妹银铃般的一笑,引起另一张桌子上的一位老者的回头,那老者看上去六十左右,红光满面,胖墩的身材,象个富商。老者回头一见我的师妹,顿生色心。是的,我的师妹很美,美的虽不能倾国倾城,但只要见到她的男子都会喜欢她的。老者一双细小的眼睛就紧紧地盯着我的师妹,,没见脚步移动手就伸了过来。   我师徒三人一起合击都不是那老者的对手,可我们几乎还没看清他出剑,就在眨眼间,师父已倒在血泊之中,咽喉处的血汩汩地向外喷着,我也倒在地上,伤势严重,而师妹完后无损,毫发未伤,只不过师妹已被老者挟在腋下被擒着。  老者见我没死,想对我再补一剑,师妹就跪了下去说:“请饶我师兄一命,如果你杀了我的师兄,我将也不会苟活于人世。”于是那老者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剑没有杀我,不知道是看着我师妹哭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动了恻隐之心,还是怕真杀了我,师妹也不会活的缘故,我想多半是这缘故,因在带着我师妹离去的时候,他再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我,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今日这小子没死,他日后,必将是我大敌。”  我想不明白,师父可是武林中名号响当当的人物,不是虚的,而凭的是真武功真本事得来的,虽隐居多年,但武功从没荒疏,我和师妹再不济也可算是武林后秀,怎么就敌不住那老者一招。后来,我才知道那老者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  伤愈后,我踏遍大江南北,边陲大漠,遍访名师,一为师父报仇,二更为夺回我心爱的师妹。我跟随那些名师勤学苦练,再加上我对武功无人能有的慧根,我的武功与日俱增,进步非常快,那些名师都说一生再也没有第二个象我这样的徒弟了。  当一位师父,也是我遍访的名师中武功造诣深的一位名师,有一天把我叫到跟前说:“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教给你了,你已经青出蓝而胜于蓝了。现在你需要的是实践,你去吧。”  然后,给了我一把剑,很普通的剑。我拔出剑,只有半截,是一把断剑,我拿着剑看了看,一下就明白师父送我断剑的含义,师父是告诉我每一次与他人对决的时候都当作是一战,都要全身心竭尽全力地投入,还有断剑比他人的剑短了一截,没有所长,就是更要有背水一战置之死地绝境,而才有后生的勇气。  我还剑入鞘,磕头谢了师父,就毅然而去。  三年来,我找许多门派帮寨高手比斗,他们看着我好象没出手,他们手刚一动,剑还鞘中,而我的断剑就在他们的要害上。那些和我比斗的高手一个个败在我的手下,无人是我的对手。  江湖已经听到我的断剑已经闻风丧胆了,把我断剑奉为武林至上的宝剑,说我的断剑发出的光就能让人见之胆寒,其实没有什么宝剑,看是在谁的手上,剑会沾染了执剑人的精气神。而我的断剑就是有了我的精气神。  我知道我可以去找那武林盟主了,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的眼中闪出一丝的后悔,道:“悔不当初!”我冷冰冰地笑道:“接招吧!”  武林盟主果然不愧是武林盟主,我和他面对着站在那里,他的手没动,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剑在哪里,这正是我所害怕的。和那些高手比斗的时候,那些高手都会手按剑柄的,而那些高手只要手一按上剑柄我就能知道他要出什么招?甚至都能知道他的第二招是什么?其实我也不需要知道第二招,因为我总是能先发制人,就在他按剑柄时一招就解决了。  而这次不同,我面对的是当今的武林盟主,是江湖上天下的高手,我只有不动,紧紧地盯着他,观察他的破绽,他也没动,我和他从早晨站到黄昏,从黄昏又站到早晨,毕竟我年轻,身强力壮,而他已是年老体衰了,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再和我耐下去了,他只有趁早决斗,可能还有胜利的把握。终于,他的手微微的不易察觉地动了下,原来他的剑就在他的袖子中,是一把软剑。就在他的手动的时候,我的短剑就已经刺进了他的心脏,他的剑也已挥出,划破我喉咙上的皮肤,不愧是武林盟主。  师妹见到我后,就扑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我们紧紧地相拥着,八九年了,我们无不思念着彼此。师妹依然如以前那样的美丽,而且更多了一份成熟妩媚,我们都长大了。  师妹已经厌倦了江湖,不想再浪荡江湖,只想过着普通人的平静生活,而我醉心于和高手的比斗,痴迷于那一招一式里的胜利快感。  岁月不知不觉悄悄地改变了我们,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  终于一日,师妹含着泪,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她知道她不能说服我,而我也没有挽留,因为我不能给她那普通人的平静生活。  师妹离去后,我四处寻找高手比斗,也有高手找我比斗,因为打败我已成为那些高手的学武的目标。  突然,江湖上出现了一位高手,一夜之间声名雀起`,是一个女的,身穿黑衣,头戴斗笠,黑纱蒙面,没有人见到她的真面目,更不知她的来历,一把绝情剑让无数高手丧命。我听闻后,十分兴奋,从和武林盟主决斗后再也没有碰到过真正的高手了,我决定去会一会她。  那一日,黄昏,没有风,夕阳染红了天边,壮丽,如血。我和她在小镇外不期而遇,她的身影让我感觉似曾相识。我们站在小镇外的路上,相隔十几步,都静待不动,集中精神盯着对方,高手过招,只要你稍一分神,就有可能葬送性命。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她的手缓缓地伸向腰间的剑,当她的手一握剑柄,我就已知道她出的是什么招了,我的断剑已在她喉咙上,可是我没有刺进去,而是向上一转,用断剑去剔她脸上的面纱,我的思想分神了,在这生死时刻我竟有了其他的想法。我,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剑客了,失去了做剑客的资格了。因为她的剑也已挥击出,电光火石般,我完了。  然而,她的剑不是挥向我,而是刺进了她自己的胸膛。  我惊愕了,这,太突然了。  她的身子缓缓的向后倒了下去,我的手迅速地向她的后背一托,她的身子就软软地倒在了我怀中,我颤抖地揭开她的面纱,随即就是我的一声惊叫:“师妹!”她莞尔一笑,有气无力地轻声说:“也许我只有这样才能换你回头,师兄,别恨我狠心!”我紧紧抱着师妹,泪水滴在她渐渐失去血色的脸上。  我起身,再次看了一眼新坟,端起放在地上的酒壶洒在师妹的坟头,“师妹,失去你,我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了?”然后,背转身,手一扬,断剑抛向身后的山谷,我踽踽地下了山顶,远处的山村炊烟袅袅……     2012.12.26.夜   共 27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痛
昆明专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儿童癫痫症状有哪些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