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旅游

古法琉璃博山探源

发布时间:2019-04-10 19:48:04

古法琉璃 博山探源

竹苞松茂的博山琉璃

发行于清光绪年间的博山琉璃股票

卞文超张彪李军勇

博山琉璃业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这里有中国现存早的古琉璃窑炉遗址,有全国早也是的炉神庙,产生了中国古代部琉璃专著,建成了家琉璃博物馆。

据考古专家鉴定,博山的琉璃业起步于600多年前,1982年发现的琉璃炉遗址证明,元末明初博山的琉璃业已具有相当规模。明洪武年间,内宫监在此设外厂,为宫庭生产青帘等琉璃贡品。

明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611年),由民间艺人徐应元发起建立博山炉神庙,该建筑至今尚保存完好。1617年成立个琉璃业行业组织炉行醮会。此时,博山的琉璃产品已远销北京、江南及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成为国内琉璃产品生产中心,尔后长盛不衰。博山盛产琉璃,也为中国古法琉璃溯源留下了深埋于历史的线索。

中国制玻璃可溯至西周

关于中国琉璃的起源,自近代以来就有西来说和自创说之争。

上世纪二十年代,加拿大多伦多考古学助教怀特在河南洛阳的基督教区司教时,曾于1928年一次大雨过后的古董摊上,见到一些引人爱好的琉璃珠子和镶嵌半片珠子的铜方壶、铜镜和带钩等在出售。这些珍奇文物引发了他的兴趣,因而他便全部买下。经了解,得知这些文物的出处是在洛阳市东北方20余公里的周朝故址金村,其中的琉璃珠子出自战国墓葬。

后来怀特从他搜集到的琉璃样品中选出样本寄到英国,托英国学者赛利格曼和贝克2人代为分析鉴定,赛、贝二人对怀特寄到的样本进行了分析,鉴定结果为:这些战国时期的珍奇珠子都是用玻璃制成的,其式样和西方古代玻璃珠类似,只在成分上有其独特的地方,那就是含钡较多的一种铅玻璃,即由铅钡所组成的玻璃。

这与他们先前所坚持的玻璃西来说的观点大相径庭。为了自圆其说,2人希望从西方出土的玻璃中,找出含铅钡的成分来,以证明中西方玻璃的血缘关系,结果却事与愿违。只委曲找到了公元7世纪前后,罗得群岛和其周边诸岛上出土过含铅量近乎这类成份的,但是连钡的痕迹丝毫也没有见到。

根据以上事实,又综合中国和西方琉璃的器型、生产技艺等的不同,当代物理学家干福熹在《中国古代玻璃的起源和发展》一文中提出:铅钡玻璃是我们伟大中华民族的1大创举,并进一步提出中国古代玻璃自创说的看法。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杨伯达根据对文物出土资料的分析,支持玻璃自创说的观点,并认为西周时期可能是我国自制玻璃的出发点。这类中国自制玻璃就是琉璃的前身。

百货大楼地基现古窑

中国琉璃究竟起源于何地,是学术界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

明嘉靖《青州府志》载:琉璃器,出颜神镇,以土产马牙、紫石为主,法用黄丹、白铅、铜绿焦煎成之。珠穿灯、屏、棋局、帐钩、枕顶类,光润可爱。清康熙十一年《益都县志》载:其器用:淄砚、琉璃、瓷器。颜神镇居民独擅其能,镇土瘠确而民无冻馁者以此。

颜神镇,就是今天的博山。这座城市,注定与琉璃有着不解之缘。博山琉璃的起源,少可推至元代,这里也因此被认为是中国琉璃的发源地之一。

1982年,博山曾发生过一件轰动全国的考古事件,那就是在博山百货大楼基建工地发现的元末明初的琉璃作坊遗址,经专家论证,为国内已发现的早的古琉璃窑炉遗址。这1事件,乃至惊动了故宫博物院研究琉璃的专家杨伯达先生,他亲身前去考察。时隔近30年,当时的考古现场早已被重新掩埋于高楼之下,当我们试图重新审视这1琉璃界的重大考古发现时,只能借助于刊登在1985年第6期《考古》杂志上由淄博市博物馆撰写的《淄博元末明初琉璃作坊遗址》一文。

这次发掘共发现大炉1座、小炉21座。大炉的用处是矿石融化成玻璃汁,小炉则是每座生产一种产品,其产品主要为簪、珠、环等。根据在遗址中发现的磁器特点和1枚洪武通宝铜钱,认定该遗址年代应为元末明初。在该遗址下面的文化层中,出土了瓷器、瓷窑窑局和开元通宝、政和通宝、至和元宝元□□宝铜钱各一枚。开元,为唐玄宗时的年号;至和,为宋神宗时的年号;政和,为宋徽宗时的年号;以元字开头的年号,在宋、金、元时有多位皇帝使用过,时间早的为宋神宗使用过的元丰。根据该文化层出土的磁器特点,专家将该文化层定为金、元时期。但为什么在该文化层中出土唐开元年间的铜钱,而没有将该文化层的时间定为唐代,文章没有解释。这恐怕是与没有唐代的典型器物出土有关。但少我们可以推断,唐代以前在这里已经有频繁的人类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由于是抢救式发掘,清理的时间和面积都有限,仅限于工程地槽范围内的403平方米。而该范围距现在的孝妇河,尚有70米,而东、南、北三面距河岸远的近千米(遗址位置3面环水)。仅一次发掘就发现大型炉1座、小型炉21座,倘若作全面的发掘,当然远非此数,这足可以推断当时颜神镇琉璃业的生产规模。

元朝存在不足百年,在社会经济发展缓慢的古代社会,一个行业发展到如此规模,绝非短时间内可以到达的。

专家据此推断,1982年发现于元末明初的琉璃作坊遗址,不会是博山琉璃的发端。博山琉璃的出现时间,应当推至更早的古代。

《颜山杂记》是博山早的地方志,康熙三年成书,书中记载:琉璃者,石以为质,硝以和之,礁以锻之,铜铁丹铅以变之。非石不成,非硝不行,非铜铁丹铅则不精,三合而后生。白如霜,廉削而四方,马牙石也;紫如英,扎扎星星,紫石也;棱而多角,其形似璞,凌子石也。白者以为干也;紫者以为软也;凌子者以为莹也。

为什么琉璃产业这么早就在博山出现?博山当地的矿产为其提供了必要条件。琉璃生产需要多种矿石原料,《颜山杂记》中所载马牙石、紫石、凌子石是其中重要的3种。博山多山,境内山岭起伏,层峦叠嶂,地质条件的复杂性,造就了博山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根据《博山区志》记载:博山有莹石矿2处、重晶石矿9处、长石石英矿3处、铁矿20处、铜矿2处、铅矿2处。紫石即莹石。另据古书记载,马牙石产于博山两平和淄川昆仑,凌子石产于博山甘白峪、奎星楼等处。古法琉璃的各种原料,博山基本都能自给自足。

博山孙氏家族匠籍考

在博山琉璃业中广为流传一个说法,博山琉璃发源于姚家峪。

姚家峪,在博山城西三千米处。虽名为姚家峪,但举村没有一户姚姓人家。博山文史学者张维用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为编写《琉璃志》,曾进行了大量的民间访问活动。当时姚家峪72岁老人刘玉鸾告诉他,1985年春季,他在自己承包的菜地里挖土时,曾挖出一个圆柱型的坑,坑的四壁有烧过的痕迹,直径、高低有现在用的硝罐那么大,随即他就将坑填平了。根据老人描述,这个坑与琉璃炉极其类似。但是,时期久远,当时的菜地已无从寻觅,这为琉璃起源的探索留下了一桩悬案。

《颜山杂记》的作者孙廷铨在清代声威显赫,位居国老,他来自博山的一个琉璃生产世家。博山的琉璃世家孙氏家族谱系,为博山传统的琉璃手工业形态留下生动的家族史料。

《颜山杂记》载:余家自洪武垛籍所领内官监青帘世业也。隶籍内廷,班匠事焉,故世执之也。《重修颜山孙氏族谱序》中也说他家是应内官监青帘匠,业琉璃,造珠灯、珠帘,供用内廷。明朝宫庭中的内监各有职守,分属于4司、8局、12监,统称宦官二十四衙门。其中的内官监,据明刘若愚《明宫史》载,其职掌是凡国家修建之事董其役,御前所用铜锡木铁之器,日取给焉。据《重修颜山孙氏族谱》的叙文记载:吾族原籍枣强,洪武三年,祖克让迁居青州府东南隅,后又迁居笼水(即今博山)应内官监青帘,造珠灯,珠帘,供应内廷。

匠籍制度是始于元代的一种户籍制度。明朝沿袭了元朝的匠户制度,将人户分为民、军、匠三等。其中匠籍全为手工业者。匠籍若想脱离原户籍极为困难,需经皇帝特旨批准方可。

据孙氏家族谱系记载,元末战乱造成山东人口的急剧减少,家族初由枣强迁徙到博山。而家谱中同时记载,孙氏家族是为宫庭服务的匠籍,不可随意迁徙。合理解释是,孙氏家族在迁至博山后入了匠籍。这条来自家谱中的线索,从侧面证明,在洪武初年孙氏家族迁往博山之前,博山可能已有琉璃生产的基础,孙氏家族来到此地,将自家命运与琉璃手工业紧紧交织。

根据明万历年间的《炉神庙碑》记载,博山参与创建炉神庙的39人中,孙姓2人;施财善人11人中,孙姓1人。同样是明万历年间的《醮会碑记》载,预会14姓23家,孙姓1家,而姚姓、徐姓各4家。孙氏家族并非博山琉璃业中的家族,由于孙氏家族出了孙廷铨,因此保存了一部完全的孙氏家谱,留下翔实资料可供参阅。传统的琉璃手工业对当地百姓生活方式的影响至深。专家表示,不排除博山元末明初琉璃作坊有着官营的背景。这也正是孙氏家族迁入博山加入匠籍的一个十分重要的缘由。(摄影魏其宁)

头痛嘴巴干是怎么回事
发热高烧不退有什么后果
头晕头痛用什么药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