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日军南京受降仪式疑办两次若属实意义重大

2018-12-07 03:08:21

日军南京受降仪式疑办两次 “若属实意义重大”,

1945年的9月9日,是日本在南京签订中国战区投降书的日子。昨天,“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国战区胜利69周年专家学者座谈会”在宁召开,与会的30多名专家学者共同回顾了1945年9月9日南京见证中国战区抗战胜利的历史,“9月9日正式宣告了包含中国在内的中国战区抗日战争的终胜利,这个日子值得我们记忆和纪念。”会上,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罗存康还提出,上有消息说,当年南京举行的受降仪式有两次,“这个值得我们专家去研究考证,如果真有,意义重大。”

见习 张希为 现代快报 毛丽萍

69年前,日本签订中国战区投降书

很多人都知道,8月15日(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1945年),日本向盟国投降签字仪式举行;9月3日,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纪念日。那9月9日,又是什么日子?

昨天,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9月2日与9月9日其实都是日本签字投降之日,一个是日本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同盟国的投降,一个是日本对中国战区的投降。他说,1945年9月2日,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向同盟国投降签字仪式,中国代表徐永昌参加了签字仪式。“这一伟大胜利来之不易,我国把9月3日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而1945年9月9日则是日本对中国战区投降,在南京签订了中国战区投降书。当天上午9点,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典礼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现南京军区大礼堂)举行,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苏联等同盟国家的47名代表见证了仪式。投降典礼上,日本投降代表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中国战区日军投降典礼正式宣告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是继9月2日在东京湾美国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的日本投降仪式后又一个具有国际性的投降仪式重要节点。

当年在南京有两次受降仪式?

昨天,座谈会上,罗存康提到一件事:上有消息,当年在南京的受降仪式有两次,“这个值得我们专家、学者去研究、考证,如果真有这么回事,意义重大。”罗存康说,有人提到,南京的受降仪式当时举行了两次,一次是9月9日上午,地点在现在的南京军区大礼堂,这是官方仪式。第二次在南京新街口十字路口举行了面对老百姓的公开的受降仪式,时间是9日下午或10日下午,“中国受降军官是何应钦上将,侵华日军投降代表是冈村宁次。到底是否有此事,当年的报刊有无记载?这个历史细节值得去考证。”

现代快报通过上查询了解到,提及南京受降两次的是一些抗战老兵。远征军少校袁祥彬回忆,第二次受降仪式是:1945年9月9日下午3点,地点是南京市新街口的十字路口,“第二次受降仪式是面对南京千千万万民众的!冈村宁次在搭建的大台子上,长时间向中国民众鞠躬认罪。”

虽然现在走进南京军区大礼堂,还能看到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旧址内的“历史定格”:硅胶人像1:1还原了69年前日军投降签字现场,但全程怎样,很多人都无从了解。昨天,朱成山透露,他们找到了当年受降的原始视频。朱成山称,这段原始视频现在就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内,不少于7分钟,“我们现在正在与美国国家档案馆商量,把这段原始录像拷贝一份,然后适时向全世界人民公布。”

同时,他在座谈会上还亮相了两把当年日军使用过的军刀,出鞘的军刀上残留的褐色斑点,据说是鲜血浸染的。朱成山告诉现代快报,这两把刀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退役上将格里斯·L·麦克奇先生捐赠的,“1999年9月17日上午,格里斯·L·麦克奇先生携夫人专程来馆参加,他将保存了54年的两把军刀和一批历史照片资料捐赠给了我们纪念馆。”

“南京受降仪式”原始视频有望公布

1945年8月26日,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发布命令,将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均未划定接受日军投降的地区。昨天,朱成山称,其实南京受降仪式后,中国战区各分降区分别举行了日军投降仪式。比如9月11日举行沪宁地区的日军投降仪式;10月10日,在北京故宫太和殿举行了北平天津地区的受降仪式,等等。除上述之外,根据地也举行了日军投降仪式,如1945年12月25日举行的高邮受降等。

罗存康还谈到了中国军队入越受降的情况,“这是近代以来中国军队首次跨出国门接受侵略者的投降,中国的大国地位得到了进一步彰显。”

罗存康建议,将中国战区受降作为重大课题进行申报。

建议将中国战区受降作为重大课题申报

亲历者讲述

因为紧张,冈村宁次印章盖歪了

南京受降仪式警卫营营长:

因为紧张,冈村宁次印章盖歪了

皱眉、低头、思忖、抬头、再低头 采访中,这位97岁高龄的老人略带焦急地等待着他的记忆跟上来。当问起1945年9月9日,他经历的受降仪式时,他依然还能断断续续讲出一些片段。

老人名叫赵振英,69年前的9月9日,作为南京受降仪式警卫营营长,他目睹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签字投降的全过程。

1945年8月,赵振英所在的部队奉命从湖南芷江飞往南京。不久赵振英接到命令,由他的营来负责南京受降仪式的警戒任务。对于刚刚经历艰苦抗战的军人来说,这是一项至高无上的荣誉。

9月9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大礼堂迎来了它历史上光荣的时刻—中国战区日本投降仪式在此举行。

塔楼上代表胜利的巨幅“V”字格外醒目。从礼堂门口一直到外面的大街上,每隔50米竖着一根旗杆,旗杆上挂着同盟国中、美、英、法、苏的五面国旗。每根旗杆下,都站着一名精神抖擞的中国士兵,他们身着美式军装,头顶钢盔与手着白手套,手持冲锋枪。“士兵的枪我们都要检验,不能装上子弹,万一要走火,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故。”

接近9时,五人组成的中方受降人员入场就座。接着,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驻华日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等7人低头进入会场。

“我记得冈村宁次把手枪交出来了,没让带进会场去,他放到会场外边了。”赵振英说,“7个人坐在那儿就把帽子摘了。”

日本主投降官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并从上衣口袋内取出印章,盖于名下。因为紧张,冈村的印章盖歪了,他面露难色,又无可奈何,只得让小林将他签名盖章的降书呈交中方受降代表。

当时,赵振英就站在日本投降签字仪式代表的后方,他在现场可以自由走动。“因为我要看各岗位的士兵值守情况,确保仪式安全顺利进行。”他说。

如今,南京受降已经过去了69年,赵振英也从一名年轻的军官变成了耄耋老人,记忆也逐渐衰退。但他不忘告诉后人珍爱和平,“日本侵略中国,还是低头认罪。我看还是和平共处好一点。”据新华社

环氧树脂地坪漆
冲孔字
卡丁娱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