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美食

儿科难难在哪编制

发布时间:2020-11-20 14:07:31

儿科难 难在那?

一边是患者抱怨看病似打仗、挂号如春运、输液像流水线、急诊变慢诊,一边是儿科大夫感叹人人处在过劳状态,基本已无潜力可挖;一边是儿童专科医院人满为患,一边是一些普通医院的儿科冷冷清清。医疗资源分布的不均,医护人员的短缺以及人才培养机制的失衡已成为各地儿科建设面临的严峻问题。

儿童医院床位供不应求

看病似打仗、挂号如春运、急诊变慢诊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

4月7日晚九点十分,北京儿童医院急诊中心通往门诊楼的过道里,亮背靠清冷的墙壁,坐在一张废旧的纸箱上,怀里是他六岁的小女儿。小女孩穿一身花棉衣,赤着的脚搭在冰凉的地板上,让人禁不住心生阵阵寒意。

小女孩一直紧闭着双眼,亮的爱人不时拿起一个已经变形的易拉罐,口对口给她喂水。

对亮来说,这个角落无比熟悉。为了给孩子看病,近两年时间里他们全家九次往返北京,每次都是在这里席地而住。孩子生下来就缺氧,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从出生起就开始往医院跑。已经年过六旬的亮开始讲起为孩子看病的坎坷经历,我们老家是河南商丘夏邑县的,在商丘给她看过两年,后来又在郑州看过两年,接着又来北京看了两年。说着,亮翻出一叠厚厚的已经发黄的诊疗单,六年来他已经为孩子花去了六万多元。

正说着,旁边有的孩子家长也凑过来。一眼望去,不足二十平米的空间里,躺着七八个类似的家庭。

我的孩子都住了一个月院了,花了8万多元,全是借的。说话的是来自河北邢台的李颖,怀着6个月身孕的她也睡在这里。

门诊楼前,陕西汉中农民张有成熟练地在地上铺了张硬纸板,上面铺了个毯子,他合衣睡下,上层盖了条厚厚的被子,远远望去,几乎看不到他的面容,仿佛只是一团破旧、灰暗的被子推放在角落里,隐藏在夜色中。

为孩子的病已奔波数日的他很快睡去,这一觉也多持续四、五个小时,身边的会提醒他在三点多钟必须醒来去挂号室前排队,以求能顺利挂上今天的专家号。

一整夜,耳边不曾间断的急促的脚步声都未能打断他凌乱的梦。没有停留,甚至没有多看一眼,那些怀抱着生病孩子的家长急不可待奔向急诊孩子的病等不得,更重要的是,急诊处宛若长龙的候诊队伍让人不得不加快脚步。

如果除去所有关于医院的提示,说这里是春运期间的候车室也不为过输液处整夜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孩安东尼承认自己今年夏天与保罗走得很近子此起彼伏的哭声、诊室里家长连珠炮似的提问、护士间或的提示声交杂在一块儿,让夜晚充斥着焦灼和喧嚣。

早晨六点到八点,是一天一度的挂号潮。在看病比较集中的季节,早晨挂号的人群从门诊大厅一直排到百米外的二环路边,这里也成为京城每天必堵的路段之一。

九、十点钟,输液到来。医护人员平均每天要给2500多名患儿输液,超出规定的1000人次的1.5倍。

在临近药房的一个座位上,北京市民杨梅一边低头看着怀抱中熟睡的孩子,一边抬头望向电子提示屏上显示的输液号1089号,这意味着她前面还有30多人在等待。这已经是她连续第四天来这里,孩子得了肺炎,一直发烧不退,我们想住院,可没有床位,只好每天来这儿输液。基本上每次都要等两、三个小时,等的时间更长。

问她为何不去别的医院,人或许会少一些。不是没去过,之前先是去了一家医院,晚上没有儿科护士,值班护士看了看孩子的血管,表示无能为力;又去了另外一家,护士经验不足,一晚上扎了四次针,孩子哭得让人心疼。来这儿虽然时间长点,但心里踏实。说起这两天的经历,杨梅抱怨道。

严重超标的就诊需求造成挂号难、就医难,需要入院治疗的人能够排上床位更是难上加难。儿童医院的1000张床位全年处于饱和状态,在流感高发期,需要入院治疗的患儿高达400人次,而整个呼吸科病区仅有30多个近日床位,即使多方扩容后的床位也不过百八十张,这意味着4名患儿中只有一人能入院。

看病似打仗、挂号如春运、输液像流水线、急诊变慢诊这是北京儿童医院每天运转状态的真实写照。原本设计日接诊4000患儿的门诊楼,每天都有七、八千的孩子来看病,峰时超过一万人次。其中,七成左右是来自外地的患儿。

京城另一大儿科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情况也与儿童医院差不多,2010年全年累计接诊170万人次,而2003年时这个数字仅为80万。

TX运动
小儿胃肠感冒护理
婴儿手足口病怎样治疗
TX运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