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游戏

雅韵谁在哭泣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18:46

“张有德被抓了!”这消息有如晴天霹雳,炸响在亿福镇上空……  亿福镇,这个不足6万人口的小镇,毗邻县城,镇政府离县城不过5公里,320国道穿镇而过。多少年来,这里的人们依托县城近郊地理优越、交通便利、信息灵敏等种种优势,本本分分做生意、勤勤恳恳种菜粮,乡民虽算不上富裕,大都也算过得温饱。可自从六年前张有德为了弟弟张有才的顺利就业,发明制造张假文凭开始,带动了这个镇许多年富力强的人做起了所谓的“办证”生意。  听到儿子被抓的消息,平时笑容可掬、精神十足的张婶,一夕之间头发花白,耷拉着头,感觉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自己的儿子,无数的芒刺都在射向自己。好些平日里亲切熟悉的面孔,仿佛一下变得狰狞可憎。张婶更为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张有德和张有才的安危。她早已求过菩萨并许下大愿,也拜托了张家的列祖列宗,并在张有德兄弟早已归西的父亲遗像前哭诉好一阵,请他一定暗助自己的儿子度过此关。  一  张有德和张有才兄弟俩,父亲早故,勤劳善良的母亲起早贪黑,一个人好不容易拉扯大一对儿子。张有德高中毕业,因与大学本科录取线两分之差而与大学失之交臂。通过姑表兄的介绍,来到了深圳QR电子公司打工。四年后,不仅个人收入连上几个台阶,月工资达到3000余元,还掌握了一门非常新潮的电子信息技术。老二张有才高中毕业后,因为严重偏科同样没有进入大学。失望之余,他南下深圳,想在哥哥所在工厂谋一份职业。  一起前往深圳的还有同村的刚从潇湘职院电子商务专业毕业的李建。当张有德通过关系找到人事部长办公室,推荐弟弟张有才和李建时,正逢有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也在这里递交简历。他们各自填好简历表,人事部长再拿着他们所持的证件一一核对,前面三人都顺利通过。当看到张有才的简历时,人事部长露出了非常不屑的神情:“你这种条件的人,今年厂里一个都不招。”他一边说一边将张有才的简历退了回去。  失望的张有才一直闷闷不乐。晚上,张有德打来饭菜,三人边说边吃。突然,张有德灵光一闪,既然很多单位招工都需要文凭,可不可以……他不敢吱声,只要了一张弟弟的照片,又借了李建的大专毕业证。经过两小时的捣鼓,一份张有才的潇湘职院电子商务专业的毕业证书出炉了。张有德兴奋的怀揣这份证书回到宿舍,让弟弟拿着明天去附近的另一家厂子试试。  张有才依哥哥所言,胆怯又忐忑地来到附近的SG电子厂。当张有才填写简历上的学历及专业一栏时,双手都在发抖,额头上沁出了细细的汗珠。人事部的人同样核对了张有才的简历和证书,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并告知他两天后去厂部宣传窗查看录取情况。  李建和张有才分别被两家企业录用,可做的工作与证书上填写的专业根本没有联系。一个月后,李建领到了800元工资,张有才领到了850元工资,而工作时间每天却在10小时以上。两人见面聊天,均对前途深感迷茫。两个小伙子天真地幻想着能找到发财的捷径。李建突然想起张有才用假文凭骗取招工之事,突然灵机一动,拍着张有才的肩膀说:“有才同志,既然你可以用德哥做的文凭去应聘,我想其他人也可以啊,说不定这就是商机呢,我们去和德哥商量去。”  张有德自从为弟弟做了那个假文凭并获得认可后,心海也波澜叠起。他又不声不响的为自己做了假身份证,并特地拿去银行办了一次取款,银行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看出任何端倪。躺在床上的张有德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李建和张有才正好来敲门。三人一起来到厂区后花园,在一颗大榕树下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心直口快的李建忍不住率先开口。  “德哥,刚刚我们一直考虑,既然这假文凭管用,一定有市场。可不可以利用你手中掌握的先进技术,去开创一番事业呢?如果你愿意,需要帮手的话,我和你一起干。在这里卖苦力,一个月辛辛苦苦就这么点工资,真没劲!”  “呃,兄弟,开创事业可不是那么容易啊!市场哪有那么好找?再说了,真干违法犯罪的事,就算有钱赚,风险也太大。”  “要想赚钱,干什么都有风险。再说,我们又不杀人抢劫,这是替人排忧解难,就算发现了,也只是鸟大个事!算不上死罪吧!”  “找市场,可以打广告、发信息,还有像过去地下党组织那样发展下线。”  “对,发展下线!我们自己永远都不要出面,也不会容易暴露。”  “买设备,租房子,需要一笔资金,怎么筹集?”  “我们三人合伙,借!”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张有德、张有才、李建三个人越说越投机,越说越充满信心。三人商定:先不辞职,利用空暇去市场了解核实购置的设备,预算所需资金。再通过身边的人去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市场。  一周后,三人再次在此相聚,将所收集的信息汇总交流。购齐电脑、打印机、复印机、激光雕刻机等全套设备、包括租房,约需12万元;已看好一套两房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打听过的20名工友,说只要真的管用,个个都想要“文凭”。  “现在的问题便是筹资了!这几年除了付给家里的,我手上还有2万元。真要干事,舅舅在乡信用社,找个借口,估计能借点。”张有德说。  “娘手里应该也还有一点,不是太多。原来和我说过,只要我能考上大学,学费和开支都不成问题。”张有才道。  “我爹娘应该有些钱,一直准备盖房子,就是不知能不能给我。“李建问,”我们怎么出资呢?”  “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讲。”张有德示意李建说。  “德哥,我到这里就是奔你来的,你是老大,技术也是你的,你们两个又是亲兄弟,我一切都听你安排,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弟不会有半点意见,就算帮你打工也行。”李建说得很大气。  本来心里还在轱辘辘乱转的张有德听李建这么一说,也突然豪爽起来:“既然老弟这么说了,我也不客气。出资就分三股,各先出4万。参照别的一些企业的做法,技术占一股,就是说,真赚了钱,按四股分成。你们看行不行?”  “行!就按德哥说的办!”李建回答非常爽快。  一个“证件服务公司”的雏形就这样形成了。半月之内,各自施展手段,凑齐了所需资金,购置了设备,搬进了所租住房。他们又为能制作出来的各种证件核定了价格。  营业执照,180元/本;学历证,150元/本;职称证,150元/本;驾驶证120元/本;身份证,80元/本……  三人分工:张有德负责全盘,张有才负责制作,李建负责业务。  资金管理:用张有德的名字在银行开户办卡,密码由李建设置。平时使用备用金,取款时两人到场。  “公司”开办后,生意出奇的好。渐渐的“证件服务公司”有了相当的名气。李建一张巧嘴,通过几个老乡工友一“广播”,一传十,十传百,生意应接不暇。不到半年功夫,便制作了近3000份假证。不仅收回全部投资成本,还有了一笔不少的红利。三人重新租了一套相对宽大的房子,添置了一些更为先进的设备。至此,全国各大、专院校的所有学历证书都可以仿制得惟妙惟肖,钢印、防伪标识一应俱全,足可以假乱真,营业执照、出国护照也可以制作得毫无破绽。    二  腊月二十六日,张有德兄弟和李建扛着大包小包,从深圳回家过年。张有德外出四年半,尚次回家。见到两个儿子回来,张婶眉宇间盈满了笑意。两兄弟拿出替母亲购买的既软又暖的羊毛衫,紫色的呢外套,还从深圳带回来一些母亲从未见过的营养品、副食品,并当即给母亲5000元,让母亲用于过年的开支,张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和骄傲。兄弟俩告诉母亲,他们和别人合伙做生意,赚头不少,半年前托母亲向舅舅所在的乡信用社借的6万元,也可以全部归还。  按照张婶的吩咐,兄弟俩当天下午就去信用社还了钱,并给舅舅捎去了两条的芙蓉王烟。看到两个外甥赚得这么好,舅舅也替他们开心。离开信用社,兄弟俩又去附近的家具厂,买了床、席梦思、写字台、衣柜等物品,让家具厂派车直接送到家里,将原来那些已经残缺的家具一股脑儿更换了。  晚上,舅舅的儿子、正在乡政府待岗的表兄王伟雄来探望他们。  “德弟,才弟,听我老爸说,你们和人合伙做生意,赚得很好,能不能也介绍我去呀?现在镇政府人太多,要裁员,在职人员轮流上岗,已经轮到我头上了,这一年我没得班上,想和你们一起做生意去。”  “雄哥真的这样想啊?既然你有时间,我们还真的想和你商量合作的事呢!”  “合作?怎么合作法啊?”  “有一家证件服务公司,需要有人招揽业务,正想找人合伙帮忙。”  “说说看。”  “他们能为顾客提供所需要的所有证件,只要对方能拿出样本,就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包括学历证、工作证、职称证、身份证、户籍证、营业执照、出国护照等等。他们现在感觉业务量不够,需要扩大。每个人都有自己一个交往圈子,不管你通过什么方式,只要你拿到业务,每个证书他们都按30%给你提成。你通过什么方式得到业务,给你的下线分成多少,由你自己定。”  王伟雄听得瞠目结舌,忍不住继续了解。  “做的这些证真的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吗?真的拿到手上管用吗?万一发现是假的怎么办?”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说这些证不管用;第二,万一真被发现,人家找上门来,你将款退给人家便是;第三,你想弄清证书有不有用,自己可以亲自试试。”  “怎么试?”  “你不是要去打工吗?去找工作的时候,你看看有证件和没证件到底区别多大,就能验证这些证件到底有没有用。”  “那好!这些假证就是你们做的吗?”  “这个你不要打听。你需要什么样的证件,拿来样本,在商定好的时间内,保管你满意。你拿到业务后直接交给我或有才就行。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概不强求。再说,这也不是害人,是帮人。”张有德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他一直没有将他们自己做证之事曝光。  “好!我们都是自家兄弟,相信谁也不会害谁!容我好好想想。”  王伟雄回家后,将打听到的情况加上自己的分析,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妻子李海云,李海云一边听一边思忖,觉得这事也无不可,她提醒王伟雄,不管怎样,先得找一份正当工作,兼做这个,两不耽误。    李建回家后,件事便是将母亲拉到房子里,兴奋地把自己早已在农业银行办的一张定活两便存款单,交给妈妈。  “妈,你看好了啊,连本带息,还包括儿子孝敬你和爸爸的,一共6万元。赶明儿我会赚更多的钱孝敬你们,等着享你儿子的福吧!””  听儿子说得这么中听,李婶笑得合不拢嘴。“呵呵呵,我儿子真的大有出息了,你娘没白疼你。”  “妈,我袋子里还有帮你和爸买的礼物,你自己慢慢看吧,我一会有事出去。”  李建和张氏兄弟,昨晚坐的汽车卧铺回家,一点也不觉得累。他现在只想找到一起长大的贴心的堂兄李敏,想让他一起分享自己的快乐,更想说服他和自己一起干。  李建是在同村李敏姑妈家修建新房的工地上找到李敏的。李敏在上海一家企业打工两年,早几天刚回来。因为没有大学文凭,李敏只能在一家塑胶管厂做些重体力活,工时长、环境差、收入低、劳动强度大。为此,他辞了工,决定不再去了。两人约好晚上再详谈。  在姑妈家吃了晚饭的李敏,直接来到李建家,李建一家正在吃饭,李婶赶紧添了碗筷、酒杯,李建将李敏按在座位上,说哥俩一定要喝两杯。李叔李婶吃完便去忙其他事了,这哥儿俩一边喝酒一边聊着,越说越投机。李建将自己在深圳发现的“商机”,告诉了李敏,力邀李敏“入伙”,但他并没有将自己和张氏兄弟就是“元勋”的事说去来。李敏被说动了心,答应春节后和李建一起南下深圳。李建给李敏讲的“待遇”,与张氏兄弟和王伟雄讲的待遇完全一致。  转眼已到正月初六,张氏兄弟和李建碰头了。李建告诉张有德、张有才,说他搞定了8个人愿意入伙,张氏兄弟告诉李建,他们约定的人中,很有把握的有12人,还有几个在犹豫,估计也不会有问题。同时商定正月初八离开家乡再次南下深圳。  “哈,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们这‘证件服务’可以向全国铺开。”平时难得言语的张有才,近日信心十足。  “那还用说吗?兄弟们,等着发大财吧!”李建更是喜不自禁。  张有德站起身,一只手搭在李建肩上,一只手搭在弟弟张有才肩上,郑重地说:“趁机好好干几年,不行了我们马上收手,另谋出路。”  回到深圳后,经过一番酝酿,一个新的周密计划在张有德脑海里越来越完善。他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博得了李建和张有才的赞赏和支持。  从这个时候开始,张氏兄弟和李建在与外人的接洽中,都有了多重身份,随身携带的是新近制作的假身份证、假介绍信、假工作证。制作假证的技术,张有才早已全盘掌握。张有德和李建的精力重点放在市场的开拓上。他决定先培训春节期间联发展的这些人,再通过他们扩大覆盖面,并在每个大中城市建立据点,以保证满足客户快速高效的需要。针对许多证件特别是学历证、学位证,能上网查询这一特点,决计攻克难关,力争与一些高校、一些重点单位建立持久有效的联系,获取证书样本,解决网络查询的问题。 共 83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癫痫病
成年癫痫怎么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