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健康

问君归期

发布时间:2019-06-26 08:32:48

天空中飘舞着雪花,洋洋洒洒,紫瑜如往常一样,安静的坐在窗前。∠杂±志±虫∠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手上,转眼间,便化了,转瞬即逝的雪花,就如同紫瑜曾经卑微的希望。起风了,陪嫁的侍女昶儿拿起了一件大氅披在了自家小姐的身上。“王妃,天凉了,京都的冬天是寒冷,不比南诏,小心着凉”昶儿自小陪在紫瑜身边,是理解与心疼自家公主。冷吗?是啊,上京的冬天是寒冷,寒冷到,紫瑜觉得,自己的心都是凉的。“昶儿,什么时辰了?”“回小姐,已是未时了,王爷怕是快要回来了”他回来又怎样?紫瑜自嘲般的笑笑。大婚三个月,他,从未来看过她一眼。仿佛,她从未走进他的生活。话虽如此,紫瑜还是偷偷的隐在顾赟泽回府必经的凉亭之中,只为看上他一眼。他是自己的子兰啊,自己失而复得的子兰啊,哪怕他,再也不记得自己。都传上京六皇子似乎年少之时生过一场大病,病好了,便将前尘往事忘了个干净。嗯,的确是忘了,忘记了那些属于两个人的过往,属于两个人的爱情,不该被遗忘的,爱情。那年的紫瑜,怕是只有八,九岁吧,为了去阿爹阿娘不让去的小树林里看一看,刻意在和同伴骑马时借着解手的由头调转马头,直奔小树林。阿爹阿娘说那个树林小孩子不可以进,会遇见吃人的熊瞎子,可紫瑜就非想去看一看。这一看,没遭遇熊瞎子,倒是捡回家了个小男孩儿,漂亮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大概十二三岁吧,他的皮肤细嫩,与常年在草地上打滚儿的哥哥们不同,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美极了。从此,小男孩就成了紫瑜的所有物,得意的所有物。“喂,我有没有说过,不许欺负子兰”紫瑜给男孩取名叫子兰。子兰是紫瑜给男孩取的名字“我不管你以前叫什么,你就是我的子兰”子字是紫的谐音,而兰,是因为紫琼认为,小男孩儿,比兰花还要漂亮。子兰的身体不及其他男孩儿健壮,又不爱说话,经常被人欺负。“他是个哑巴,而且连射箭都不会。”子兰不是哑巴,他一向只和紫瑜说话。每次子兰被欺负,紫瑜都会母鸡护着小鸡一样伸开双臂,将子兰护在身后,护着那个比自己还高上一头的男孩。后来的子兰,给了紫瑜太多的惊喜,他会画画,会画骑马的紫瑜,射箭的紫瑜,睡着了的紫瑜;他会作诗,有些紫瑜听不懂,可是觉得好听;他会弹琴,马尾做成的古琴他弹起来,这世上便再无其他更加悦耳的声音。紫瑜长大了,子兰也长大了,他精于骑射,身手敏捷,每次家乡的骑马比赛都是名。可他还只是子兰,紫瑜的子兰。那年南诏宇文之战,南诏吐番战事吃紧,为了守住南诏重要的一关。南诏王亲自下令,谁若可以守住虹西关,谁就可以迎娶自己的一个女儿。就这样,子兰去了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承德好的癫痫病专科
六安治疗白癜风哪好
山西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