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健康

千古不凡翻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02:57

一辆大车停在这里。  荒效野外,杂草丛生,一望无际的是一人多深的艾蒿。“风吹草低见牛羊”可惜这里不是内蒙大草原。这里也没有牛羊——至少没有成群的牛羊。  远处,一条大河,却没见流水,河水早已上冻—冰冻五尺。人走在冰上,不会掉下去。车在上面滑过,也不会使这坚固的冰裂开。  天空一片灰暗,乌云密布,北风劲吹,寒风萧萧,吹人脸上,宛如刀割。  一条小路,平时没什么人走过。只是这几天河水上冻,居然经得起人们在冰上踩踏。人们为图方便,一窝蜂似地全从这里来回往返。“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一人多深的枯草艾蒿,居然从中开辟了一条小路。  这辆大车就这样静静地停在路边,翻了过去。几个轮子犹在轱轳轱轳地转个不停,车子很旧,车厢已破,漆已掉。马达发动时声音响彻万里,它已经是老爷车了。  车厢里装着米面,肉鱼,瓜果之类的东西—年货。没错,今天已经是腊月三十了。今天才去采办年货,似乎太晚了。  夜幕早已降临,冬天的夜来的格外早,一阵北风吹过,漫天飞舞,刮起了暴雪。这个时候赶集的人早已回家了,没回家的也早已绕道而走,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从这片荒原里走过,没人想成为孤狼的野餐。本来蛇也是这里的主人,可蛇怕冷,早就钻到地洞里冬眠去了。  雪越下越大,地上积雪霎时已达三尺厚,万籁无声,只有如刀割般的风声,天地漆黒一片,不见一丝灯光,不闻一丝声音。  然而万籁寂静之中,却听见一声叹息—尽管很轻,接着便听到幽幽的笛声,听来如怨如慕,催人泪下,令人肝肠寸断。《白雪颂》正合今晚这漫天飞雪。“雪夜笛声梦,幽幽女儿心”  “爸爸,你快走吧,车子有我看着呢。你放心,不会出事的。”梦雪这样对父亲说道。  就算再无情,就算再没良心的父亲也不会抛下女儿,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下独自一人待一晚上。然而他居然马上就答应了女儿的请求,很快地消失在夜幕中。“你多保重”远远地扔下一句话。  他现在想的不是女儿的安全,而是自己能否把这样东西送到何老太手中。进城办年货前,何老太叮嘱过他,要他带这包东西给她,且请求他一定要在子夜来临之前交在她手里。他一口答应,何老太见他答应了,就长吁一口气,以为万无一失了。的确,梦老爷子这一生还从未失过约,毁过诺。他既然答应你十二点之前把东西交给你,绝不会十二点零一秒才交给你。这是他做人做事的原则。君子一诺千金。他把信誉看的很重要,甚至要他以自己那宝贵的生命去换,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因此,村里人们有事总喜欢求他,只要梦老爷子点头,答应了。那么他们便会高枕无忧了,哪怕天塌下来也不用担心了。  做人要诚信,讲信誉,他这样想到。一边疾步快走。  纵然爸爸留下来陪我又如何?他这次一旦失了约,毁了信誉。纵然有千般万般的理由,纵然人人都可以原谅他又如何?他始终也无法原谅他自己。哎,那时,恐怕他的生命也已走到尽头了。梦雪幽幽地吹着笛子,心里一片感伤。  一袭洁白的羽绒服,一头乌黒的秀发,一双洁白的布鞋,一支洁白的竹玉笛,与天地浑为一体。雪依旧沙沙地下着,笛依旧幽幽地吹着,人依旧呆呆地站着。  他的腿已酸,腿已麻,腿早已无力。可他依旧快速地奔跑着,尽管他已经六十七了,他早已到了垂暮之年,平时走路也蹒跚着要别人扶。可现在他居然跑的比兔子还快,不可思议。  已快看到村庄了,这时,零星的鞭炮声已经响起来了。他清楚地知道,鞭炮声一响已快到子夜了,辞旧迎新,没人会在新的一年的天的前几分钟才放炮,那样做是对神灵的亵渎,来年别说五谷丰登了,极有可能会颗粒无收。  “何老太一定早已等的心惊肉跳了。”梦老爷子加快了步伐。这时,漫天鞭炮声早已响了起来。梦老爷子心里一惊,脚下一滑,摔了出去……  何老太一直跪在观音堂前祷告,身体不时打颤发抖。她的儿子则一直不停地搓手,不停地从堂屋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小声嘀咕道:“梦老伯今天究竟怎么了?以前可从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啊,难不成是出事了?”儿媳妇则一直倚门而立。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十一点五十七分了。这时,每家每户都放燃了鞭炮,独他家还是冷冷清清。  “啊,梦……老……伯……”儿媳妇惊出一身冷汗。她压根就没看见梦老伯是怎么来的,只觉得人影一闪,便到了她跟前。她还没缓过神来,就见他已经走了。只觉得手上多了一样东西,打开一看,正是他们等的十万火急的鞭炮。当下也顾不上梦老伯了赶紧点燃了起来。鞭炮刚响,子夜的钟声已敲响了。“好悬,”众人长吁了一口气。  一只,两只……不多一会儿。梦雪身边便围了一群狼,闪着绿眼睛,一动不动地。听着她吹着《白雪颂》,空气中充满了苍凉孤独的气味。  一条,两条……无数青蛇爬出了它们冬眠的洞穴,霎时围在了梦雪的身旁。初时还异常恼怒—她搅了它们的清梦,但现在却全都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她吹着感动天地的《白雪颂》。  雪越下越大,地上的积雪已达一米厚。蛇早已冻僵在地上,狼群也像一堆雪人一样立在那里。  梦雪依旧幽幽地吹着《白雪颂》,与天地同为一物。忽然,她整个人和大车一起离开了地面,越飞越高,向着那遥远的村庄飞去。梦雪只觉得自己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向下一望,离地三千尺,白茫茫一片,顿时晕了过去。良久,方才幽幽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自己床上,却不见爸爸。  大雪化了以后,才找到梦老爷子冰冷的尸体:摔在一片大湖里,湖水结冰时,他便给冻成了一根冰雕。   共 22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该要怎样医治前列腺增生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