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张家界信息港 > 科技

大界主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木老

发布时间:2020-01-18 17:25:54

大界主 第二百四十四章 木老

“再不出来见我,恐怕你永远都不会见到我了!”

听着龙一平淡的像是一汪湖水般的语气,洪武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战栗,甚至,他能感觉到此刻尽管龙一看向面具使者的目光十分平淡,但却能够穿透那黑色的面具,直达面具使者双眼,乃至灵魂!

似乎是感受到了洪武的目光,龙一有些懒散的抬起眼皮,然后视线朝着侧方瞟了一眼,再次开口道:”你不惜断尾逃遁,布局亿万年,不就是为了脱困吗,这可是的机会,也不打算出来了”

氤氲缭绕,广袤的玲珑塔中死一般寂静,唯有龙一有些疲惫慵懒的声音在缓缓回荡这一刻,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而惊呆。

龙一,一路行来虽然天赋惊人,但在洪武更为耀眼的表现下却失去了光芒,像是一个透明人一般不被人注意。

然而,就这个有点小透明的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知何时,无名护道者拱卫这龙二和段明缓缓的退向玲珑塔出口。本就广袤的玲珑塔,一瞬间显得更加寂寥。

洪武,面具使者,刺神公主,龙一。当初进入万古迷地的千军万马,到了此时,竟然只剩下四个人。当然,这四个人之外,还有一条狗。

秃毛狗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出现在场内。此时的秃毛狗没有了昔日的不共戴天风流倜谠,甚至就连那股与生俱来的猥琐气息都尽数散去。

看着此刻的秃毛狗,洪武心中甚至一瞬间就浮现出了一个词:宝相。

是的,猥琐到骨子里的秃毛狗,此刻截然给洪武一种宝相大道无形的庄重气息。褐色的毛皮上仍旧斑斑驳驳,平时摇的极为欢快的尾巴也一动不动的垂了下来。从一出现,它就目不转睛的盯着龙一。

仇恨、愤怒、屈辱,还夹杂着一丝丝恐惧……

蓦地,秃毛狗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开口道:“你虽然不再是他,但是,你现在还是太弱了!”

说着,秃毛狗有些意味索然的在洪武和面具使者身上扫视了一遍,叹息道:

“原本我以为还有着万年的时间来准备,没想到……呵呵呵,是我自作聪明了。”

抬起头,目光复杂的盯着面前不远处的绿灵丹,秃毛狗语调带着一丝悲怆的语气开口道:“尽管他当年被逼到连灵魂都不得不附注到七滴真血中分散开来的地步,但,他就是他!即便落魄到这种地步,他依然是那个无所不能的他!”

“闭嘴!”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势猛然从龙一身上爆发开来,他如一头受伤的凶兽一般,眼中泛着血光死死的盯着秃毛狗,须发皆张。

“如果你不是来争那一线生机,那现在就滚!我们需要的不是一只身体残缺就连希望都断绝的废物!”

说着,龙一的视线陡然转向了空中的绿灵丹。

“他虽然强,但是现在的他,那七份灵魂还能剩下几分?我磨灭了一份,你身上有着一份,这家伙身上的一份已经耗尽了生机,那颗柳树这数万年来岂会甘心坐车等死?而且我不信面对这一搏的升级和机缘,他会不来!他这数万年来又能收取到几份?是一份,还是两份?你不想活着出去――尽―管―滚!”

三个字,如同三发炮弹般从龙一喉中嘶吼了出来。登时,如同人间仙境般的无尽氤氲,在这一刻都尽数被震散。血红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空中那枚绿灵丹,龙一眼中射出了惊人的战意,和疯狂!

“呵呵,说的好!”

就在这时,距离绿灵丹不远处陡然泛起了一阵涟漪,紧接着一个有些佝偻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是一个一身青布小衫的老头,虽然须发有些泛白,但从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中便可看出,这是一个极为矍铄的老头。

当然,即便他再颓废一百倍,也没有人敢小瞧他!

“说得对!”青布小衫老头一出现,便赞赏的看了眼龙一。“无数年的布局,无数年的争取,无数年的心血。纵然现在不是预想中的时机,但是,在没得选的情况下,这样也勉强能接受!”

说这话,青布小衫老头的目光却是没有去看秃毛狗,甚至也没有去看空中那枚绿灵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洪武!

“小伙子,一别数年,进步不错嘛!”

大睁着两眼,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这个熟悉无比慈眉善目的老头,洪武心中的混乱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你…你…你…你,怎么……会是……你????”

结结巴巴的吭哧完一句话,洪武像是中风了一般,心中的惊骇无以复加。

甚至,此时就算是突然从天而降亿万头草泥马狂奔而来对着洪武呼啦啦跪拜一片高呼吾皇万岁都不会让洪武如此惊慌失措!

因为,这个陡然出现的人,竟然是他!

竟然是他!!!

洪武的思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瞬间搅成一片混乱。

“呵呵,不就是当年象征性收了一点你手续费嘛,总不能你小子吃肉让老头子连口汤都不让喝啊!”

说着,青布小衫老头手中默然出现了一个袋子。只见青布小衫老头干瘦的小手提着袋子的一角,然后一耸,就见一股金黄色的细流倾斜而下,然后……然后就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直到袋子完全干瘪下去,青衫老者才扔下袋子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笑眯眯的说道:“喏,都在这里了,小家伙,用不着一直这么看着老夫吧!”

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堆成小山般的灵谷,洪武刚回过神的脑袋瞬间再次发懵!

如果不是在此时,如果不是在此地。哪怕是换成任何一个地方,看到这个老头,洪武心中必定会惊喜万分。

这个老头,是他失去父亲后,心中的一处温暖!没有他,自己即便是死而复生,恐怕也早就饿死了,他是落月城那个和自己如父如兄如友如师的木老啊!

对武而言,恐怕再没有任何一幕会比眼前更加具有冲击感!当然,这也紧紧是对洪武而言罢了。

“呵呵,当年门口的一株老树而已,就敢这么无视主人了吗?”青布小衫老头如此旁若无人的和洪武叙旧,满眼血红的龙一冷哼着说道。

听到龙一的话,前一刻还正笑眯眯的打趣洪武和蔼的像是邻居老爷爷般的老头瞬间转过头,双目犀利如电,似乎瞬间要把龙一钉死到虚空中。

只是,凌厉的盯了龙一片刻之后,木老却是陡然失笑一声,散去了恐怖五匹的气势。

“唉,人老了,难免回有点怀旧!况且,你说的本也没错。”

“我不过是一株老树而已,而且是被困了无尽岁月的老树。更何况,此役尚不一定成功。失败了,我们都是一片灰烬而已。即便成功,我们也只会活下来一人而已。

我还在这里和你作什么意气之争?”

看着气氛缓和下来,早按捺不住的洪武迫不及待的看向了木老问道:

“木老,天颜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洪武忐忑的样子,木老抬头看了眼空中的绿灵丹,然后看了看面具使者秃毛狗和龙一,轻轻道:

“距离万灵图彻底溃散还有一段时间,就让我和老友叙叙旧吧,况且他也是我们的一员,你们都清楚其中缘故,他自然也理当知晓。”

说着,木老缓缓转过头,“走,小家伙,这么多年没见,咱爷俩喝两杯,顺便老头子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老一小两道身影缓缓远去,秃毛狗看着两人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呵呵,怎么,自己赔了老本儿培养出来的棋子就这么给人摘了果子,是不是有点儿不爽?”斜睨着秃毛狗,龙一眼神有些诡异。

面对龙一的冷嘲,秃毛狗脸上却是罕见的没有什么不愉神色,反而像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他说的对!”

“我们苟活了亿万年,所图不过是那亿万分之一的生机而已。同处牢笼,或许我们的心早已经死去了,留下来的只是心中那一丝执念而已。虽然我么之中终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但,至少,我们成功了!

至少,我们毁灭了那个人,甚至,从他的牢笼中,脱困了!

这,便足矣!”

两行清泪,顺着秃毛狗的眼窝涟涟而下,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岁月气息荡然而出,放佛这泪水,是从那太古之前,一直流淌至今。(未完待续。)

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九江市都昌皮肤病防治所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广西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淄博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